冰酒久

为了N


想从绝望的黑夜骑到黎明的你

微风卷绕过耳际的发丝

手心传来属于你的温暖



想在熊熊大火前呆立着两人

灼烧的热度吞噬着思绪

手被你微凉的掌心覆盖



想在海边和那小亭子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

写满了N的本子和散乱的将棋

嗒-嗒-嗒-

背后传来的按铅笔的声音

被克制压抑的梦想

等待破茧的那一刻



想一起坐邮轮回程时依靠着在静谧中熟睡

侧脸映着柔和温暖的夕阳

肩上传来的重量

少年的眸子凝望着的是飘渺的未来



想在港湾奔跑的那抹身影

加油

在游轮里的你嘶吼到出不了声



想三人调笑嬉闹的小屋

单纯美好的善意和低调暧昧的情愫

修不完的屋顶

飞进烤箱的小鸟



想葬礼上的对视

那一眼

便是万年




想在错乱中出现的你

接过染血的毛巾

冰冷颤抖着的手覆盖上她的手

笑的苦涩却幸福



究极的爱

罪的共有



是的

一切都是为了最重要的N




为了N





----


成濑小哥是我哒QAQ


诶?

刚刚逛了下小呆的地方,发现她已经如我所愿写了反兔子梗啊!

那我就不写了!!!

哈哈哈哈哈哈哈

要看兔子的移步小口木!

我也去了!!

😘😘😘😘😘

横雏 PWP

放心里面什么都没有!


因为原本计划好的湿(失)巾(禁)play,冲澡play,颜色(射)play


我一个都没写成!!!


哈哈哈哈哈


。。。。



----------


自从有了不老歌系列


----------



你们给我写感想啊!虽然没达到我当初预计的1万字,但也有5000了啊!


。。。。



(看我撸不撸得出兔子梗)



Hina誕生日!おめでとう!

横雏...?清水生贺!



(゚∀゚):给你熊!




-------



椅子上有一只熊。

白色的毛巾胡乱的卷席过黑色的丝发,水珠顺着发梢滚落与后颈,又被柔软的面料吸尽。横山顶着一头乱毛,对上了椅子上那泰迪熊圆滚滚的褐色眼睛。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走着。

横山,裸,抖了抖有点发冷的身子,披上浴袍后坐到了泰迪熊对面的椅子上。

“嗯....“

毛绒绒的身躯向左倾斜着,嘴角上扬,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“啊....”

横山清了清嗓子,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。

11:34

“...那个...啥..?...这些年辛苦了...”

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横山挪了下屁股坐正。

“就...嗯...”

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“...就...你懂....”

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-

“哒-哒哒-哒-哒哒哒-哒--哒哒-哒哒-哒-”

“卧槽!”

被铃音吓到从椅子上跳起,横山定了下神,才在沙发靠背下找到自己的手机。

“...喂?”

“...是我...”

也许是电话的问题,那人的嗓音莫名沙哑。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“怎-”/“我-”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“你先说。”

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,横山喉咙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。

“哦...就...你今天怎么样?”

“.....今天不是一起录制了节目嘛。”

あっ、ホンマや...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“...今天天气不错...”

“...嗯...”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11:39

“你-”

对方的声音一顿,远远的能听出其他人在背景里吵闹的声音。

“...hina?”

“我等一下再打给你。”

“诶?hina?”

手机已经黑屏。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盯着黑屏看了会儿,横山倒了杯白开水,又坐回椅子上。对面的泰迪熊仍然挂着可爱的笑容,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百无聊赖的翻了翻手机。

记录里还有早上大仓发来的短信。

【from 大仓

Yoko,不要忘记明天是信酱重要的日子!

不要忘记哦!!!” 】

脑海里浮现出那张“嘿嘿嘿”的脸。

嗯,大写的アホ。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突兀的铃音打断了沉默。

“哒-哒哒-哒-”

“喂?”

“哦,yoko。”

耳边传来带着点倦意的甜哑嗓音。对面,泰迪熊那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“刚刚怎么了?”

“大仓喝醉了有点发酒疯,yasu一个人照顾不来。”

“.....ヘェ...他们在你家啊....”

语气里是琢磨不出的微妙。

“说是明天没空给我庆祝,就今天过来吃顿饭。”

琢磨不出的微妙被无视了。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“...yoko,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?”

时针无限接近12,然而现在是11:55

个急性子。

“...今天没有。”

“フフフ、现在就说吧,没关系。”

细微的笑声乖巧的雨小时候如出一辙,尾音上扬是撒娇。

“你就再等等吧。”

“啊,有短信进来了。你等等。”

时针无限接近12

“是亮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说是明天一整天都要拍戏,先说一声免得到时候忘了。”

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下,对面,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,那人的眸子也一定是温柔的样子。

“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~”

半开玩笑的拉长了感叹。

“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。”

耳边传来哧哧的笑声。

墙上,三根长短不齐的针终于归一处。

“啊,12点了...”

“...ホンマや、フフフ、yoko今天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
“...嗯...就...你懂...”

耳边是悄然的呼吸,节奏平缓,横山却红了脸。

“一直以来辛苦-”

“啊,抱歉,yoko,有电话。”

卧槽!

“HINA!生日快乐!”

抓紧了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大喊。

都磨蹭到12点了,第一个道贺怎么能被别人抢走。

音量太响,还在脑海里回放。

那头安静了一下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“...谢谢。”

被吓到后哭笑不得的语气,然后是拖远了的两人的交谈声。

’那个是yoko?’

’嗯。’

’声音好响啊~可恶啊!第一个生日快乐被他夺走了!明明我也盯着时钟等了好久的说!’

’哈哈,不好意思。’

’好吧,既然你们在打电话我就先挂了,信酱34岁生日快乐!’

’谢谢,你也早点睡吧。’

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hina柔哑的声音又贴近了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啊....欢迎回来。”

墙壁上,秒针敬业的踏步。

“...maru?”

“啊,打的座机。”

“なんやそれ。”

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“...谢谢。”

“...不用。”

横山摸了摸发烫的脸,泰迪熊的嘴角可爱的上扬。

“...なんか、照れるな。”

“...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。”

“フフフ〜”

“别笑了。”

“嗯....这一年也-等等,有短信。”

“这种时候就别管短信了啊!”

褐色的眼珠子反射着柔和的橙色灯光。







---


“抱歉抱歉,是昴。”

“....猜到了。”

“....嗯....这一年也请多关照...”


“...我也是...”





----





看我现在在哪里!

















有想面基的吗(羞

转自pixiv

すめ氏
member ID: 13364808


横:hina,不睡吗?

雏:嗯?到了我会叫你们的,yoko可以睡一会儿。
横:我会看着的,你睡吧。
雏:怎么了?yoko不困吗?
横:也不是啦。
雏:那你睡啊。
横:你睡啊!
雏:喂!你发出那么大声音大家都会被吵醒的啊!

仓:信酱,我发现咯(笑)

亮:昴君的打呼声太吵了,睡不着啊!





----








通常我上图...都是因为...

咳咳,你们意会就好

这次是喂猫用的!(x

丸雏 pwp 为牢

留言吧!(゚∀゚)!嗯!







聋 (下)


然后,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
是脚步声。

---


前辈?

他皱着眉,很快否决了脑内条件反射冒出来的答案。

横山那里没有传来掀被子的声音,不如说,从刚才开始,就一直小幅度的辗转反侧,在被褥上挪来挪去。

横山前辈回来的时候,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脚步声,而且直径走向了床铺。

....那会是谁?

村上不敢再继续往下想。

水滴在屋檐下迟疑的嘀嗒着,屋内静谧的压抑,没有夏蝉的啼鸣。

就在村上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时候,那轻盈飘逸的脚步声再一次响了起来。比上次更加清晰,可以判断是从房间角落里传出来的。

“沙沙”

踏在细软的榻榻米上,步伐很慢,却很有节奏。

“沙沙-沙沙-”

村上紧紧的闭上眼睛,无意识的憋住呼吸侧耳聆听那脚步声的动向。

离他越来越近。

脚掌踩踏过榻榻米的细小声音,像无数只蚂蚁爬过肌肤。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T恤被冷汗打湿,黏在他的背上,一阵寒意。

“沙沙-”

“...”

声音在他背后戛然而止。

汗从脸颊上划过,不自觉吞咽口水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异常响亮,村上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惶急的心跳。突然,身体挣脱了鬼压床,村上打了一个激灵,猛的睁开眼。



---



男孩缩在房间的角落,埋首于膝盖,只能看到一节苍白的颈脖。小小的身影在地上拖成了条扭曲的影子,他一动不动,没有出声。

看了眼占不了多大面积的男孩,横山迟疑着打量四周,房内昏暗无比,家具齐全,摆放的十分整齐。

僵硬的盯着孩子看了会儿,横山小心的推开纸门。屋外阳光明媚,耀眼异常的光芒闪的他几乎睁不开眼。空气中飘浮着细小的颗粒,闪烁成了朦胧白雾。

是他和村上借住一宿的老宅无误。

但村上不在。

夏蝉的声音拖的很长,似近似远,在耳边飘渺回荡,空气中夹杂着阴森的寒气。突然,他听见了一男一女愉悦的交谈声。

“....男孩女孩?...”
“...男孩....”
“....太好了...这样守君就有个弟弟了…”
“....是啊...”

是田中桑和洋子?

但听着又不像。

不小心听了别人家常的横山,有些尴尬的将门关的只留下一条缝。

阳光见缝插针的在屋内留下一小条光束,角落里的孩子却好像缩得更紧了。

“...你知道客房怎么走吗?”

等了等,没有回应。

横山踌躇了会儿走近,蹲下身轻轻拍怕男孩的背。后者紧张的全身痉挛了一下,缓慢的抬起头。面无表情,空洞的眼神仿佛穿过了横山,看向他背后的墙。

这张脸他见到过,是遗照里的小男孩,只是比相片里还瘦弱一点。横山有些不寒而栗,但不知为何,竟然也感到了一丝理所当然。

“...守...君?”

男孩的视线慢慢焦距,他终于望向了横山的瞳。

一瞬的空白。

横山眨了两下眼,忽然发现自己峙立于雪白的日式庭院内,脚下是湿滑的鹅卵石,身后是那个很漂亮的池塘。

天空开始飘雪。

这是梦。

横山看着自己缩小了的手,想要迈开脚步,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
脚麻了。

虽然没想哭,但小孩脆弱的泪腺让他的双眸迅速涌上水色,模糊了视线。他抬手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手臂上有个地方隐隐作痛,也许有淤青。

酥麻的疼痛让横山恍惚着想起以前那段日子,入眼都是黑暗。

凛冽的寒风讽刺地惊醒了他的魔怔,回过神,才想起小腿酸胀不已。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, 用冻红了的手指慢慢按摩腿肚。

这时,正对面的门开了,一个傲慢刻薄的女人走了出来。她的脸苍白像空中翻腾的雪,身上华美的素色衣饰难以掩饰她的憔悴虚弱。

是田中先生的妻子。

横山仔细的看了两眼,不了女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。挣扎了两下未果,横山有些气愤的看向女人的眼睛,却被对方眼里的歇斯底里震惊的一瞬忘了抵抗。拇指隔着衣服在他手臂淤青着的地方来回摩挲,动作轻柔。

“疼吗?”

低沉甜美的声音像丝滑的巧克力,又像危险的毒蛇缠绕上他的耳蜗。作为一个成年男人,横山自然不怕着诡异语调,但身体的主人似乎承受不了这罂粟般鬼魅的压力,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。

“啊啊-”
“呵呵,疼吗?“

手指突然用力掐住了手臂,横山没有防备的被痛意逼得惊叫出声,泪水瞬间凝成了珠子,滚落脸颊。

男孩可怜的样子似乎愉悦了女人。她松开了手,温柔的抚上他的头,指尖把玩过那柔顺的发丝。

“洋子去告状了呢,说我虐待你。”

横山低着头没有说话,仍凭那个女人揉弄他的发梢。

这是个梦。

冰凉的手慢慢抚上了他的脸颊,像蛇皮一样细腻光滑的质感。

“真奇怪对不对,我们一家三口多幸福啊。”

是梦就会醒。

后颈寒毛卓竖,却被那只手轻柔抚上。

手指一点点收紧。

一点点收紧。

不能呼吸了。

横山掉着泪珠艰难的看向那个陷入癫狂的女人,小手在女人的手背上扣下了几条红印,却没办法将它扯开。缺氧的晕眩感开始袭来,横山憋红了脸真心开始觉得有些不妙。

是梦的话可以醒了!

手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力气,无力的垂落。

眼前一片模糊,他已经看不清女人消瘦扭曲的脸孔。

忽然,扣在他脖子上的手消失了。脱力的横山跌落在薄薄的雪地上,猛地咳嗽出声。他喘着粗气,努力抬头看了一眼,刚刚还像毒蝎一般的女人,此刻深陷恐惧,她瞪大了的眼睛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。

稍微缓上点气,横山挣扎想抓着女人的衣袖站起身,但他颤颤巍巍伸出的手却被后者惊恐的挥开了。

脚底是融化的雪水,横山一下子没站稳。

下一秒,已经坠入冰冷的池水。

可以醒了!

透过水面,女人被惊溅而起的冰冷池水洒了一身,她尖叫着伸手想要去捞掉落于池子的横山,只可惜水冷的像千万根针一样刺在她手上。

横山最后看到的,是她仓皇离开的背影。

可以醒了!

陷入惊慌的横山毫无章法的挥动双手,但身上的冬装瞬间被水无情的侵袭,沉重又刺骨的寒冷压得他不能动弹。

憋不住呼吸,鼻腔里像灌进了冰。

…要死了?

横山闭上眼,温度消散于池水,换来死亡的味道。

我也要死了吗?

四肢早已冻得麻痹,他连挪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,只能放任寒冷吞噬自己。

......

突然,耳朵被温柔的火静静点燃。
那是很安宁的火焰,轻柔的包裹着他已经冻僵了的耳畔。

温度慢慢提升,水仿佛也不像刚才那样冷酷无情,反而渗透着含蓄的暖意。



---



入眼的是闭着眼痛苦呢喃的前辈。

村上不敢出声,也不敢回头。

对面的横山虽然没有醒,但似乎在做一个十分糟糕的梦,说不定也是被那诡异的脚步声所影响了。

竖着耳朵听了会儿,半晌都没有再听到那鬼魅的沙沙声。

村上心一横,迅速蹭到横山的身边,伸手捂住了他冰凉的耳尖。看着后者的表情渐渐安详平和起来,手心传来渐渐升温的温度,也缓和了村上的恐惧。

“沙沙-沙沙-”

脚步声又响了起来,村上遮着横山的手不禁抽搐了一下啊,抬眼,对面的横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视线交汇,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彼此。

虽然不知道前辈到底怎么想的,村上内心仍然紧张的快要爆炸了。

轻细的脚步迟缓的迈向床前的小茶几,消失踪迹。

村上默不作声的把耳朵贴在地上,丝毫不敢大意。

“…你在干嘛?”

“呜啊!”

村上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的魂都快飞了,定眼一看,发现横山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带了点莫名其妙,而自己的手,还紧紧的贴在前辈的耳朵上。

干笑了下,村上想要收回手,却没想下一秒横山的手就覆盖了上来,冰凉的手指交叉着挤进他的指缝。

村上局促的瞪大了眼睛。

感受着横山的温度,半晌,他促狭的眨了眨眼。

“…诶?前辈?你是-”
“不是gay!”



---




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村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只知道睁开眼时,自己竟然蹭进了前辈的被窝,还被他紧紧的禁锢在怀里。

尴尬的推开了睡得死沉的横山,村上决定把错全都推到半夜那个脚步声上。

不一会儿,横山也醒了,两人商量了一下,果然还是谢绝了洋子小姐的好意,不在田中家蹭早饭了。

三人穿过曲折的走廊,庭院里早已雨过天晴,一片大好风光,仿佛昨天的暴风雨是他们的幻觉。被雨水冲刷过的鹅卵石不复昨夜的暗淡,五颜六色不同形状的石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煞是好看。


“说起来,田中桑呢?怎么没看到他?”

“...主人身体有些不适,还在卧室里歇息,我等会儿还要去给他送早餐。”


池塘里冒出响亮的水声,三人愣了一下闻声望去,镜子一样的水面被溅起的水花撩拨出一圈圈涟漪。

一条鲤鱼悠闲自得的灵活游过,金色的鱼鳞在阳光下折现出让人窒息的美。


“原来有鱼啊。”

村上惊异好奇的轻叹,一边的横山看着池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


“有鱼的呢。”





---




---

感觉炸出了好多柯南君!(´゚∀゚`)

我有点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!σ(・´ω`・) 


和盲不同 这次想写一点灵异向

大家都猜出来了 我就随便讲点小细节



半夜去上厕所的横山经过了池子 被守附身了

所以守时跟着横山进了屋

为什么是横山呢?

是因为横山小时候也被虐待过,比较相近

我就只写了一句提示横山小时候的经历,不想提太多,因为尼酱也不会想提起这件事

所以在池子里,耳朵上传来的hina的温暖一定十分珍贵



孩子在他们床前的茶几旁消失了 

因为茶几上有他和洋子的照片

他是来拿照片的




田中太太的确有过孩子

但在错手杀了守之前 孩子已经掉了

所以她那个时候看上去那么憔悴,那么歇斯底里

至于是怎么掉的....

你们自己随意就好



聋 表示捂耳朵 但也表示田中先生

田中太太有提起过洋子去告状 但是没有回应

充耳不闻的田中是洋子第二个报复对象

所以田中吃晚餐时有咳嗽,第二天早上要“吃药”


嗯 就酱!

聋 (上)


(´∀`)
神探们已经可以开始猜了
真相只有一个!

(虽然我给出的线索都很隐秘qwq...大家看得懂吗?qwq)


----


天色阴暗,皮鞋踏过泥泞,溅起的泥水弄脏了两人的皮鞋不说,还打湿了裤脚。

村上抱着公文包,里面还有刚刚谈成的合同。他不管不顾的顶着大雨在乡间小道上狂奔,身后有个努力想要追上他的人,是他的上司兼好友,横山。

倾盆大雨来的措手不及,他没想到上午还明媚清新的田园风景,一转眼就变的如此沧桑狼藉。躲到一个屋檐下,村上忍不住在心里抱怨了横山一句,谈完生意就该走,吃什么乡间土特产啊。

没一会儿横山就追了上来,挤进了一个屋檐和村上并肩。自知理亏,他斜着眼偷偷打量下沉默不语的村上,也别过头不说话。

两人傻不拉叽的看了会儿近在咫尺的雨帘,直到横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才打破了沉默。

后背全湿了,西装压在身上异常沉重。仿佛整个人都浸泡在冷水里,两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。

“...一时半会儿似乎停不了。”

“....是啊。”

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必须先找个地方落脚再说。两人挤眉弄眼地商量了会儿,最后由村上按响了身后的门铃。

说来也奇怪,这乡间小道放眼望去净是遍野农田,只有这一栋年代悠久的日式别墅孤单的伫立于此地。在这狂风暴雨中,竟然带上了一丝悲壮的情调。

“这里是田中宅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女人柔和的声线穿越过电缆后显得有些单调。村上在寒冷和横山的推搡下,牙齿打着架简略的描述了一下意图。

半晌,身后那扇古老的大门吱嘎呻吟着打开了,入眼的是个雅致的庭院。

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女仆撑着伞,朝两人微微欠身后,送上了把黑色的雨伞。

“跟我来吧。”

说罢,便转过了身,朝别墅的大门走去。

村上与横山对视了一眼。

黑色的伞像一朵巨大的花,在雨中盛放,从天上掉落的水珠毫不留情的敲打着花瓣,这般蛮横,就不像是优雅的小曲了。

----

两人一进房内,便觉着温暖了许多。女仆递上两块毛巾,待他们喘上口气后,引着他们去了客房。

这是间传统的和风卧室,连脚下的榻榻米都似乎隐约带着点抹茶香。室内空洞单调,除了必要的家具,竟没什么摆设,应该是极少使用的客房。

村上擦着半干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,便看到早一步洗完澡的横山埋头在五斗橱旁,撅着屁股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“前辈?”

横山回头抬起已经憋红了的脸,无奈的示意村上看向他手指着地方。

一个插头藏在五斗橱背后,右边的竖孔正好被柜子的边挡住。

村上翻了个白眼,默默走到另一边,帮横山挪橱柜。

得偿所愿的横山心情很好的拿出自己游戏机的充电线,回头却发现村上仍然背对着他,伫立在五斗橱前。

凑近一看,才发现他手里拿了张有些陈旧的照片,边角已经泛黄,上面的人影也有些模糊不清。

身后传来了人的体温,呼吸洒到了他的脖子上,村上有些不自在扭头,瞟了眼在他身后探究的横山。

指尖点了点照片上一个笑的委婉动人的妇女,“这个是刚刚帮我们开门的女仆吧?”随即移向妇女身旁那个腼腆害羞的短发男孩,“这个是...她的儿子?”

横山嘟着嘴看了会儿,一脸茫然的摇摇头,“也许吧,你从哪里找到这张照片的。”

“插头旁边,它藏在五斗橱后面。”说罢,村上反过来看了看相片的背面,“写着「愿...守君..能健康的成长」。”

“へえ~那孩子的名字叫‘守’吧。”

听到横山随意散漫的答复,村上回头,却发现前者早已插上电,坐在躺椅上玩游戏机了。

无聊的鼓了鼓嘴,村上随手将照片往茶几上一放。

窗外,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,在房檐上敲打出诡异的即兴曲,虽然这屋子也有些阴森,但总比在外面淋雨强。村上这样想着,走到一边检查起上午谈成的合同。

这时,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一个轻盈脚步声,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,最后在他们的门前停了下来。纸门被轻声打开,刚才引他们进门的女仆恭敬地俯首于门前。

“主人让我带你们去前厅用膳。”

外面的空气仍然凛冽的很,村上不禁拉紧了袖摆,双手抱于胸前。明明还未入夜,天空却被乌云笼罩,世界只剩下单色调。突然,天际隐约翻滚过一条精光,勾勒出云海的波涛,片刻后,又传来隆隆震耳的雷鸣。

三人穿过曲折的廊道,雨水不停的从房檐上滑落,滚入走廊下的灰白沙砾里。庭院中央,一条用鹅软石铺成的小道蜿蜒绕绕,通向每个角落,包括角落里的那个不小的池子。

因为被雨水打击着,池塘水面毫不停歇地化出一圈圈涟漪,连平复的时间都没有。

横山和村上一前一后跟着女仆进了客厅,空气中弥漫着神秘浓郁的檀香。弥漫着眼尖的村上一眼就瞄到了角落里供着的遗照。虽然线香的白烟隐约遮挡住了黑白照片,却仍然可以认出是个端庄大方的女人。

奇怪的是,房间里的遗照并不只这一张,但却没有被摆放在一起。

就在这位中年妇女的对面,他们进来时经过的那堵墙前,供着另一幅小小的照片,村上不着痕迹的撇了眼,是个短发孩子的模样。

村上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,觉着有些压抑,直到身边的横山在背后不起眼地拍拍他的手,才调整好心态。

大厅正中央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他耳鬓上掺着几丝白发却掩不了他的沉稳干练的气势。男人盘坐在小桌子后面,双手交叉于胸前,脸上带着慈祥却不会显得过度亲切的笑容。

村上和横山在他对面坐下后,便上菜了。

有村上这个交际小能手和横山的逗趣打岔,三人的谈话倒也其乐融融。屋外雷吼阵阵,却没能波及到屋内的人。随着渐渐被吃入肚腹的美食越来越多,三人更是抹去了陌生所带来的隔阂。

村上见气氛熟络了,便抿了口酒开口询问,“说起来,田中先生的家人呢,怎么没和我们一起用膳?”

“...内人上周刚因病去世。”田中先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,神色淡漠。

“抱歉,提了您的伤心事。”

虽然村上觉着有点尴尬,但倒也证实了他内心的猜测。中年男人见村上下意识的瞟了眼自己的背后,便了然于心,无奈的笑了笑,侧过身。

“是的,这就是我的内人。”

三人一齐看着照片,一时竟无话可说。最后还是横山打破了沉默,手指向他们他们身后的那个小祭坛,“这位莫非是您的...”

“对的,是在下的犬子,他很早就去了。”

看着愈发阴暗压抑的气氛,和眉头紧锁,仿佛陷入苦楚回忆的田中先生,村上忍不住朝横山翻了个白眼,然后壮着胆,开口安慰这个不幸的男人。

“节哀。”

“无碍,内人去世前患病数年,早已昏昏成成,卧床不起。我儿子小守去世年数已长...这些年都是洋子帮忙打理家务,照顾我那一病不起的内人。”

说到一半,他喉咙有些不适,咳嗽出声,一旁替他斟酒的洋子体贴的送上热茶,还帮他顺了顺背。

苦笑中掺杂了些甜意,田中先生欣慰望向低垂着眼眉的女仆,目光柔和,“好在还有洋子在我身边,我也不算是孤家寡人。”

横雏两人立刻读懂了这微妙的空气,忙“是呀是呀”的含糊其辞,赞同着田中先生的话。

饭后,又是由洋子小姐带着他们回了客房。途中,村上刻意留意了一下那张小孩的遗照,与他在橱柜后找到的相片一模一样。

“说起来,洋子小姐有孩子吗?”村上装作不经意的问道。

“我没有孩子。”
“为什么不想要一个孩子呢?”
“...我常年在这个家服侍主人和夫人,一拖再拖,到现在这个年纪,也就罢了。”
“...那小少爷的死,也一定让洋子小姐很伤心吧。”

女仆推开纸门的手顿了顿,回头看了村上一眼,婉婉露出了个笑容,在暗色的灯影下,唇角被拉出了一丝凉意。

“是的,不过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----

夜幕低垂。

雨仍然在下,却变成了毛毛细雨。空气仍旧阴冷潮湿,似乎宣誓着,这暴风雨还未完全过去。

屋内,有佣人在他们两人用膳期间,贴心的替他们铺好了床铺,两席被子很友好温馨的贴在一起,中间只留了一条手掌宽的小缝。

茶几被搁置于两人床头,上面的东西似乎没有被动过,文件仍然散乱于台面。

村上收拾了下纸张,将被他不小心遮住了的旧照片放到了最上面。

一天路途劳累,村上见前辈没吐槽两张床之间那微妙的距离,也就乖乖闭嘴,缩进了自己的被窝。

闭上眼,他很快就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村上在朦胧中的听见另一边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。他闭上眼睛听了会儿,磨磨蹭蹭的脚步声慢慢离去,然后是门被推开又合上的声音。

等了会儿,门再次被推开,横山的脚步声已经稳健了许多。村上听着对方掀开被子,便想要翻个身,却发现自己一点儿都动弹不得。

别说翻身了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鬼压床。

村上在一瞬的惊慌后,尝试放松下来,尽早夺回身体的控制权,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他可以听到横山已经在他身边躺好,被子被拉扯的声音。

世界恢复死寂。

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房檐上的积水迟钝的聚集在一起,过于沉重的水珠顺着倾斜的角度滚落。

“滴-”

敲打着地面。

“滴-”

断断续续的水声在静谧中异常响亮。

村上听的有点儿心绪不宁,仿佛这每一滴水都落在了他的心尖上,瘙痒无比,却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。

“...沙沙-”

然后,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
是脚步声。




----


待续....

注意!这篇画风极其奇特!

(....我只是诈尸而已...)

虽然打了横雏tag,但两人硬要说那也是交往前...

呃....懂了之后会毛骨悚然风?



-----



五月的结尾,他们这个部门终于结束了长时间的努力,销售指标超额,众人聚会时不禁都感慨了几句,连带着喝的也多了。

深夜12点,村上就着昏暗的灯光,拖着一个人,一步步踩上楼梯。酒精作祟,眼前一片迷糊,也看不清什么路。

要不是前天前电梯报修,他也不会选择走狭窄幽深的楼梯。

这是年代已久的公寓,几年前经历了大规模的改造工程,添加了电梯后,楼梯就很少被使用了。承包商似乎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,对楼梯的整修也漫不经心,扶手布满了斑斓的铁锈不说,潮湿又不通风,就连灯泡都像风中残烛的老人,幽幽的只能照亮脚下的台阶。

村上住在第7层,身上驼着的人叫横山,是他的前辈,住在8层,也算是邻居。

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,就村上的脾气,和横山成为朋友也算水到渠成。

一个个无形的脚步沉重的刻上台阶,村上喘了口气,又托了托在他肩上一直往下滑的横山。

四周安静的惊人,空气阴冷粘稠不说,还带着一股异味。不能说是刺鼻,村上踏上6楼第一个台阶的时候就闻到了,琢磨着也许是谁家漏水没修理,导致疯狂的腐烂生菌。

疑惑着四下张望了两眼,光根本照不亮角落,村上没见着什么不寻常,便不再顾虑。

横山呼出的炽热鼻息匀撒于颈脖,村上不自在的低着头,只能第下头盯着自己脚下的步伐。

鼻尖絮绕的气味愈发浓重起来,像化不开的墨,和缠绕于他自身的酒精味交织,堵的村上忍不住反胃。

大大的数字“7”像是陈旧掉色的血液,涂抹在空白的墙面。

6楼的灯很快灭去,诡异的数字7隐于黑暗。

村上猛跺了两脚,感应灯仍不见亮,到像是踏上了水潭,发出了两声并不清澈的水声。

腥味更甚。

村上有些无奈的想着要不要拿出手机来照亮眼前的台阶,空出一只手掏了掏大衣的口袋,只可惜身上的横山实在太重,还没摸到手机,就被挤到扶手栏杆上了。

腰撞上了扶手,硌的他生疼。

一片黑暗里,横山整个人贴上村上的前胸,紧的没有一丝缝隙。逐渐变的刺鼻的气味却被横山身上特有的奶香掩盖。

丰满的唇若即若离的贴着村上开始发烫的耳垂,似乎犹豫着开口,却又想不出要说什么话。

“...前辈,去我那里坐坐吗?”

村上压着嗓子问了句,沙哑疲倦的声音在诺大的空间里回荡,显得格外响亮。

语音未落,一向被动的横山便伸手勾住了村上的脖子,把后者吓得不轻。没给他时间过渡,便拖着他一步步往8楼前进。

“前be-”

还没来得及小声轻呼,便被那人骨骼分明的指捂住了嘴。五指紧压着他的唇,一瞬竟有窒息的错觉。

骨节压在唇上,村上不敢再翕动。

“...不跟我回家吗?”

黑暗中,软粘的奶香似乎带上了苹果的清甜,像撒娇,又像诱人的邀请。村上只能看清横山的眼睛,带着奇异的蛊惑,却藏不住瞳孔最深处的焦躁与恐惧。

心悸中,只有指慌乱却也是本能上的揪住了横山的衣角。漂亮的下垂眼直愣愣的盯着横山,无措的注视着横山的脸,直到后者有些不自在的侧过头。

“...跟。”

唇在对方的手指下画出了这个字。

横山收回了手,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再次靠上了村上的肩头。村上着实觉得有些尴尬,他弄不懂前辈的意图。

爬上了8楼的楼梯,终于又确保了一定的亮度。

村上一手环住横山的肩,另一只手在他的口袋里摸索,直到开了门,将前辈扔上床,才缓缓喘出口浊气。

“...前辈?”

唤了横山两句,村上还在为楼梯间横山怪异的举动而感到莫名其妙,而后者却只是撑着脑袋歪着头注视着村上的眼睛,似乎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。

半天不见横山回复,村上也有些不耐烦了,他抓起自己的外套,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。穿完鞋,门只来得及打开一条缝,就被身后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关上。

“你干嘛?!”

即使是交际小能手的村上都不免有点生气。猛的回头,却发现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的距离吓到,他都能感到从横山衬衫底下传来的温度。

横山似乎有些站不稳,他一手撑着门,居高临下的颔首看着村上,但眼神却因为酒精和困倦难以焦距。奇怪的是,他的表情却不如他肢体动作那样霸道,纠结了半天,最后竟脸红了。

“你今晚别走了,住我家。”

“...哈?”

狐疑的上下打量了横山两眼。

“...前辈...你难道是....”

“不是gay!”

“....真的吗?”

“啊!闭嘴!”

在半强硬手段下,村上憋屈的在沙发上睡一晚上,到第二天早上,他都不确定前辈留下他的意图。

至少知道不是为了他的身体。

村上撇了眼在卧室呼呼大睡的横山,无奈的帮他订了个闹钟。

天才微亮,村上揪了两下自己的头发,等会儿还要上班,他可不能穿着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衣服出门。

匆匆留下张便签,村上拿了自己的东西踮着脚离开了横山家。

楼梯间不似夜晚那般像吃人不吐骨头的幽深洞穴,只是昨晚那恶臭仿佛更加浓重了,村上捂着鼻子走了两步,最后在7楼的楼梯上停下来脚步。

他被一双眼睛注视着。

那双眼睛布满了恐惧与死前最后的歇斯底里,张着的嘴似乎哀诉着临终最后的不甘和怨恨。

村上看了两秒,回过神时早已跌坐于台阶上,忍着泛酸的胃,报了警。不久,警察就全面接手了现场,开始进行调查,黄线拦住了所有通往7楼的通道。

索性时间还早,村上拖着疲惫的身心,拍响了横山家的门,在横山带着点怨气的眼神下,洗漱整理。

到8点多和横山一起出门时,7楼转角处的封锁线已开辟出了一条单人通行道,尸体已被挪走,只留下白色胶布贴出来的空虚的线条。



---




“请问是您是事件第一发现人的村上桑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?”

“...问吧。”

“您认识受害者吗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您可以描述一下您是怎么发现受害人尸体的吗?”

“...昨天公司庆祝,回来已经12点了。我在前辈也是上司的邀请下,在他家住了一晚。早上5点多清醒后,想先回家洗个澡换件衣服,走到楼梯口就...”

“....昨夜12点,你有经过这条楼梯?”

“有,电梯报修,这几天大家都是走楼梯的。”

“那那时候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?或是听到什么声音吗?”

“....没有。...说起来昨天回来就觉得6到7楼很臭...对了,7楼的灯泡坏了,看不清台阶...”

“....原来如此。”

“...怎么了?”

“...死者的死亡时间于凌晨11至1点。”

“........”














----

大家都猜对了啦!

横雏回来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死了

凶手还在

他在分尸(゚∀゚)

其实想写出来的,但是想想太直白的描写粉碎的尸体有点....

异味是因为凶手分尸时候,割破了大肠...

剩下的意会就好(´ー`)

脑洞里,楼梯间是封闭型空间,有门,没有窗,hina踩到的水潭是血水

在七楼hina只要一开门,光进来了,就会看到犯人

嗯...

基本就这样吧?

这篇没有后续,犯人死者都是不认得的人,横雏也不是侦探

嗯....




(b゚v`*)归期不定





啊啊啊啊C叔啊啊啊啊


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,面对喜欢的男神女神,偶像花旦,也能从容淡定,面不改色,绝对不会在hina面前大喊“朝我吐口水吧!”之类的话...


但是我错了...


真的亲眼见到活着的老男神的时候,我的内心一片空白,我们只有两米的距离。








所有繁杂的思绪只融为了一个字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
Crowley啊啊啊啊啊啊啊

King of Hel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King of Hell还对我挥手啦啊啊啊啊啊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草苏爱的qwq

老男神真滴草苏爱的qwq

我不行了....

今天真是太美好了(喜极而泣



【划掉】虽然花了好长时间才想起老男神的本名,好尴尬,好想shi【划掉】



然而我又想到,只是个老男神我都能陶醉的意淫一个小时ˊ_>ˋ

见到我担,我大概真忍不住会掀裙子坐上去自己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x

qwq